_lg63626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時序走到2020年的十一月,這似乎是個有著愉快故事的月份。美國在大選當中選出了希望和更美好的未來(恐怕有些人不是很同意,算了本專欄不談政治,哈 !)。 另外一方面,有效疫苗的出現,讓身陷疫情的全世界好像露出曙光。而在這個頂級的摩托車運動,Joan Mir終結了Suzuki這家日本車廠20年來的世界冠軍荒,成為MotoGP世界冠軍。
2020年賽季竟然提前一站產生世界冠軍,這也許是這場瘋狂的運動當中最令人驚訝的事情。但是若是回顧計分板上的紀錄,或許對於Joan Mir的奪冠就不會這麼驚訝了。Joan Mir今年賽季的開局非常慘淡,西班牙站和捷克站都撞車收場,他在前三站之中只拿下11分的積分。相較之下,Fabio Quartararo在Jerez的兩次勝利之後,就已經獲得了59分。
 

e-9599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 
今年,米其林的輪胎構造和COVID-19的打擊,使得各車隊發展受到很大的影響。Quartararo在之後的比賽中僅贏了一場,而除了Misano得到第四外,其他分站的成績都不好。Dovizioso除了在奧地利奪冠之後,以及開幕戰的第三,其餘都沒有站上頒獎台。至於特立獨行的Maverick Vinales,其表現和他在副廠的夥伴Quartararo表現有很大的差異。Franco Morbidelli則是山葉在後半賽季表現最穩定的車手。
在此同時,Joan Mir在奧地利站初次站上頒獎台。從那時開始,他又五次站上頒獎台,還有一次歐洲分站的勝利。他的隊友Rins站上頒獎台的時機來的太晚,因為他的前半賽季都被肩膀的傷勢所困擾。
 

e-9207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今年是SUZUKI車廠的建廠的第100周年,也是他們參加比賽的第60年。回顧過往,Joan Mir加入了前輩的行列,這些前輩有Barry Sheene(1976-1977)、Marco Lucchinelli(1981)、Franco Uncini(1982),Kevin Schwantz(1993)和Kenny Roberts Jr(2000)。車隊經理Davide Brivio在周日表示,Mir表現的非常不可思議,我認為我們和Mir在大家面前表現得如此不同。而我從來沒有想到會拿到這支隊伍廿年來首個世界冠軍頭銜。
自從2015年重返MotoGP以來,Brivio就一直幫助鈴木。從很久之前,這位義大利人就曾經在2004年將Valentino Rossi引薦到YAMAHA,讓他們得到渴望了12年以來的世界冠軍。他在2015年將Vinales自Moto2提升上來,2017年他和Rins簽約,去年他又簽下今年的世界冠軍。

36-joan-mir-espe-2-5_0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Mir是相當炙手可熱的人選,Honda本來有意與他簽約,但最終並沒有讓他成為93的隊友,而SUZUKI則致力於提供整個廠隊所有的支持給Mir。GSX-RR在2019年是一台強大且對車手友善的解決方案。然而,SUZUKI到現在始終沒有衛星車隊,可以為他們蒐集數據、協助提升表現。這一直以來是一個風險。Mir在頂級賽事的第一個季度很艱難,他承認能夠看到前排車的尾巴的次數並不多,整年他只有一次進入到前五名。在Brno測試中的一次撞擊讓他受傷,也阻礙了他的進步。即便如此,SUZUKI還是跟他簽下兩年的合約,並且阻止他跳槽到DUCATI。
Mir在大獎賽中第一次參加比賽是在2015年的Moto3澳洲站,接替受傷的小野裕宏(Hiroki Ono)並且跑出第六名。2016年全職登場後,他在奧地利Red Bull Ring演出他的處女作。 2017年贏得十場勝利之後他得到Moto3的世界冠軍。晉升Moto2之後他在Marc VDS Kalex 車隊站上四次頒獎台。

e-2794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如次迅速的竄升,他也需要不斷的適應不同的賽車,從2016年的 KTM,到2017年的本田,再到2018年的Kalex,最後到SUZUKI的MotoGP賽車。如此優秀的表現,他會升到MotoGP只是時間的問題。Mir就說過:我在2019年付出很多努力,變的更慢。現在我沒有努力這麼多,但是我卻變得更快。
一旦他搞清楚如何駕馭SUZUKI,他就可以徹底的接管比賽,而且是有智慧的接管。在Styrian GP紅旗的出現讓他失去生涯首次奪冠的機會之後,他還是能夠抓到一次又一次的機會奪取分數。即便他的排位位置只是在一般水平,他還是對於奪冠保持熱情,雖然他知道贏得一場比賽對於結果沒有決定性的影響。

36-joan-mir-espe-0334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最重要的是,當他的對手走的步履蹣跚的時候,他繼續保持登上頒獎台。在Aragon GP上獲得第三名後,第一次獲得在積分榜第六的位置,而Quartararo則因為輪胎問題而苦苦掙扎得到第18位。
Brivio補充說:「老實說,我開始思考爭取世界冠軍,是在Mir最近這兩場比賽的時候。然後我說,好吧!我們不能再隱藏了。現在我們要表現,我們必須表現。」在Teruel GP他站上第三名之後,將積分差距擴大了。之後歐洲站的勝利,使Mir比Morbidelli和Rins高出37分。就像Alex Marquez所形容的,Mir奠定了一切的基礎,而且他比之前都來的聰明。他盡可能的拿到高分,也使他贏得了世界冠軍的榮耀。
他封王的這場比賽,僅僅溫和的拿到第七名,這或許就是Mir在2020年表現的最佳註解。考慮排名的狀況,他確實知道自己該做什麼,不該冒什麼風險。像是這場比賽,他必須拿到前十名,而Morbidelli贏得了比賽,僅此而已。當然了,今年的冠軍爭奪少了Marc Marquez,這也讓Mir的這個頭銜被質疑含金量不足。但正如Mir所說的,沒有人「綁架」本田的車手,不讓他來比賽。MM93在爭奪冠軍時受傷,這是所有車手在進行這項運動時都會面臨的風險。

36-joan-mir-espe-2-3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Mir說:「真相是今年的壓力一點也沒有比較小。我們所面對的事情除了來自於賽場,更包括了避免讓家庭成員染疫等層面。所以今年要如何好好的管理這個賽季顯得非常困難,感謝車隊人員用近乎完美的方式管理它。」
Jorge Lorenzo有點笨拙地問Mir要如何慶祝自己的冠軍時,他回答:「在這種情形下(指新冠疫情)要大肆慶祝有些困難,我原本想在家鄉Mallorca辦慶祝會,但卻無法掌握疫情的狀況,所以後來我們作罷。」
世界正在發生變化,並正在擁抱一個更具包容性的社會。Mir代表了新生代年輕MotoGP車手的一個潮流。他們終於自己,並且在媒體面前充滿魅力。在爭奪世界冠軍的壓力當中,建立自己的形象。

36-joan-mir-espe-2760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當Mir 在接受媒體訪問時,他說這一切要歸功於車隊及隊友。包括Alex Rins這幾年在SUZUKI所做的工作,甚至還提到Sylvain Guintoli(測試車手)、Andrea Iannone(2017-2018)以及之前在鈴木待過的Maverick Vinales和 Aleix Espargaro。
「這些車手年復一年的工作,使得我們的賽車越來越好。特別要肯定Rins對車隊的貢獻,他待在這裡的時間更長,而且提供許多有用的資訊,他一直是一個非常棒的隊友。在賽場上,Rins表現出對我及車隊的尊重。可以確定的是,他一直是我的第一個對手。這兩年來,我們都一直想保持在領先的地位,想讓鈴木在每場比賽中都能夠站上頒獎台。」

36-joan-mir-espe-3621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Mir的才華在Moto3的時候就已經顯露,他也是許多人推薦的明星。他用進入這項運動五年就拿到世界冠軍,證明了這個論點。也證明了這家日本車廠對於這位西班牙車手的信任,他們相信他會給他們帶來世界冠軍,而這個冠軍比預期的都要來的早。
Mir不僅是2020年最好的車手,甚至可以說他是車手的模範。他的風格狂野,聰明且深思熟慮,腳踏實地。
Brivio提到這位SUZUKI的新英雄的時候說到:「如果這是個開端,那麼我們就在一個非常好的開端」

36-joan-mir-espe-3691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圖 MotoGP官網
文 motorsport.com

    衛斯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