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-fabio-quartararo_gp_6884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上周末Quartararo拉開皮衣拉鍊比賽,隨後受到賽會處罰。這成了這個賽事的熱門話題,也凸顯了管理層面更廣泛的問題,而且這問題是負面的。

不出所料,Quartararo在加泰隆尼亞大獎賽期間,賽車皮衣出現故障,然而他仍然決定繼續比賽。隨後賽會對他祭出的裁罰,也將賽會當局和社群媒體的觀點一分為二。在距離比賽結束還有五圈的時候,Quartararo的皮衣前面的拉鍊完全的被拉開了,有人看到他在第三彎丟掉了前護胸,然後他在方格旗揮動前都暴露的他的上身。由於對於賽車抓地力的掙扎,導致他退出了與Miguel Oliveira之間的冠軍爭奪,而他在之前跑出賽道範圍而被處罰。他從第三名掉到第四名。但是直到賽事結束幾個小時後,FIM管理小組才決定Quartararo因為皮衣的問題還要再罰三秒。這使得他最終的排名從第四名掉到第六名。這個決定不太可能讓所有人都滿意。雖然不知道是誰向賽會裁判提出抗議,但是Quartararo認為沒必要為這件事進行處罰。這件事(皮衣的事)已經讓他失去位置,而他因為超出賽道範圍被處罰,也讓這件事變得更複雜。
Quartararo說:「我已經接受到一個我不滿意的判決了,而從第三名落到第四名。而我認為這個處罰已經夠了,最後比賽結束了。我們完成了比賽,一切都很安全。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再繼續討論了,因為比賽已經結束,不需要再去討論這些可能的事情。」

20-fabio-quartararo_dsc4956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最終,Quartararo皮衣的事情,以及他決定繼續比賽,這是個安全性的問題。這問題在一周前Moto3車手Jason Dupasquier在賽道上失去生命,更加地引發關注。

FIM MotoGP官方明文規定,在賽道上必須正確的固定安全設備,確切的文字是“The equipment must be worn, correctly fastened, at all times during on-track activity.” 很顯然,Quartararo皮衣解開的時候,並沒有遵守這個規則。

但是,規則中並沒有說明違反此規則,該受到何種處罰。有些人認為Quartararo應該意識到這種狀況,在安全的地方放慢車速,調整他的皮衣。但他一開始就沒有要做出這個決定。
被問到Quartararo這樣的行為是否正確的時候,Pol Espargaro說:「當然了,在比賽之中,我們帶著手套,很難去把拉鍊拉上。但是判斷他這樣做是否違規,不是我的工作,我不知道。我們會在安全委員會中討論這個議題,但是這皮革的問題。我確定他不想在比賽中打開皮衣,要是我的話我可能會做他所做的,繼續比賽,並盡可能地拿到更前面的位置。」
Espargaro並不是第一個承認他可能會像Quartararo那樣做的車手。這就是為什麼賽事主管應該向他打出黑底有橙色圓形的警告旗(一般我們叫它做蛋黃旗,表示你的車子有零件脫落,導致安全問題,要趕快回Pit處理。但一般多是發生在車輛上,很少發生在人身裝備上),或者完全取消他的資格。在皮衣打開的狀況下,如果發生摔車,後果會很嚴重。所以賽事主管有責任將Quartararo小心地從他自己手中救出來。
這就是Jack Miller所持的觀點。他說:「在這一天,我們都是賽車手,當我們皮衣爆裂的時候,賽會必須對我們說,你要停止比賽。當我們是賽車手的時候,我們不會考慮自己的安全,我們只考慮結果。所以需要有人關注和提醒我們這些事,因為在那個當下,我們不值得信任。」

20-fabio-quartararo_gp_7696_0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Quartararo值得懷疑的行為在於他在第三彎拿掉了他的護胸,這讓SUZUKI的Joan Mir感到不爽,他認為這樣的行為讓其他車手置於險境,因為這護胸可能會撞到其他人,他覺得這應該受到懲罰。這樣的發言導致Quartararo在社群媒體上回擊,他留言說:「祝福那些去投訴的人受到懲罰。我沒有要將任何人置於險境,那樣的狀況我已經很難騎車了,所以我才會把護胸拿掉。很高興看到某些人的真面目。」
Quartararo把事情搞得更令人不安,這是有一定道理的。對於這種行為的處罰是有先例可循。去年在奧地利站的Moto3排位賽期間,Jaume Masia騎著他那輛摔過的Leopard Honda回到維修區,沒有戴上他的手套,同時還在賽道上漏了一地的油,因而延遲了比賽。他被踢出了Q2的排位。

88-miguel-oliveira_dsc5771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但是從某一個角度看,FIM規則的措辭,特別說「在所有賽道活動期間」,意味著有一個論點。這論點就是當在衝過終點之後的cold down lap,騎士向觀眾丟手套是違反規則的。所以,「在所有賽道活動期間」指的是你在賽道上的任何時候嗎?一個特別的例子,大家還記得2018年Valencia的那場雨戰嗎。Scott Redding 衝過終點之後,因為好玩脫光只剩內褲,將車騎回pit(大家去Google關鍵字Scott Redding 2018 Valencia就可以看到圖片)。或許這個例子太極端,但是在cold down lap類似這種事並不少見,即便在這樣速度下,危險始終存在。

進一步分析有關安全設備的規則,另一個問題出現了:「Quartararo敞開皮衣騎車,這和騎著撞毀的車子繼續比賽,有何不同?」

前面提到去年奧地利站的Jaume Masia就是很好的例子。他的HONDA賽車嚴重受損,但還可以騎回Pit。但是他在經過倒數第二個彎道的時候,他車的油管斷了,液體滿布在賽道上。2012年,英國的SBK比賽,車輛翻滾導致潮濕的Brands Hatch賽道表面覆滿機油之後,導入了不允許重回賽道規則。這些問題都會導致後來的比賽安全性受到影響。
目前我們尚不清楚Quartararo的皮衣發生什麼事,但是Alpinestars表示,在第一次評估之後,他們發現「所有的拉鍊和緊固套件都正常」,並表示Tech-Air氣囊在賽車服內也完好無缺。

20-fabio-quartararo_dsc3119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然而,這件事凸顯了MotoGP管理流程的問題。而這個流程在這段時間以來,一直受到車手的各種抨擊。
三秒的懲罰似乎只是為了安撫各界而做出的決定,但這只會造成各方的不和,這歸根究柢是安全問題。
因此很難證明不出黑旗或蛋黃旗是合理的。這位法國人在週一承認他應該被取消資格,當媒體問他是否有時間反省他的處罰,他說:「是的,首先當比賽結束回顧整個事件,我會很高興。這很難承認,因為這樣的狀況應該就是黑旗」。
「我的意思是,我確實把自己置於危險中,被處罰也是正確的。但我不同意的是我走捷徑的事,我覺得不公平。我因為損失0.7秒而被處罰,如果我損失個一秒我就不會被處罰,啊我在車上怎麼知道自己是損失0.7秒哩?這有點蠢。但是承認第二個處罰,但總比零分好。」

因為安全理由而做出的三秒罰則,似乎是為了安撫各界而做出的決定,但這樣只會早成更進一步的問題。如果沒有對規則坐進一步的修正,如果這樣的情形再次出現,這樣的處罰方式將會成為糟糕的先例。

20-fabio-quartararo_gp_7708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
編按:怎麼覺得臘肉是個屁孩,技術很好的那種

    衛斯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