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-brad-binder_dsc7832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在Jerez站練習時一系列的撞車事故,重新引起了關於當前MotoGP速度是否超出賽道安全極限的爭論。

但是,即使車手支持這一舉動,要讓車隊就如何降低速度達成共識,仍然是相當的困難。
對於上週五在現場或電視上觀看自由練習的人來說,看到Marc Marquez和Pol Espargaro在7號彎摔車,以時速為181 km衝向緩衝牆的畫面足以使你看得膽戰心驚。
兩名Repsol Honda車手在彎道進入時失去了RC213V的前輪,使其滑過碎石堆,然最後撞上AirFence(賽車場護欄前的緩衝裝置)。感恩的是,車手都沒有被他自己的車子撞到,如果被自己的車撞到,肯定會導致悲劇。
一旦遭受了這樣的衝擊,兩位車手都得到了起跑線上其他車手支持,他們認為現在是該再次討論賽程表上所有賽道的安全措施的時候了。大部分的意見認為,對於現代MotoGP賽車所達到的驚人速度,必需迅速採取一些措施。然而,由於許多安全區受到賽道物理特性的限制,這使得其中一些緩衝區無法擴展,因此調整的方向必須改變,回到賽車本身。

05-johann-zarco_dsc7600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在最近幾個賽季中,賽車的最高速度一直在提升,尤其是在2021年。MotoGP史上的三項最高速度記錄,都產生在今年。排在榜首的是Johann Zarco,他在Qatar站FP4時達到了362.4公里/小時,其後是他的隊友Jorge Martin,他在Q1達到了358.8公里/小時,而在Q2的Jack Miller則達到了357.6公里/小時。到了這個月底的Mugello,長直道很容易讓新記錄達到370 km / h的時速,這些驚人的速度可能會在月底被超越。
對於MotoGP當前已採取的安全措施是否有效,這樣的問題越來越多的被提出來。 Marquez以他自己的職業生涯和聲譽,對此事的緊迫性提出質疑。

93-marc-marquez_dsc8384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「我們是否需要在Qatar的直路上達到362公里的時度?我不認為我們可以做到。」 Marquez在本賽季第二次出場並以第九名完賽後說道。「如果我們繼續這樣下去,世界上每條賽道的緩衝區都變得太小。」
Jerez7號彎發生的車禍,這可能只是這個地方比較常發生事故而已,但諸如Aleix Espargaro這樣的車手認為,我們需要更廣闊的視野。這位Aprilia車手提到:「以目前的情形來說,12彎沒有人摔車,但是這裡只有3公尺就會出了賽道,而在這裡的速度是200 km/h。MotoGP應用最頂級的技術,所以車子越來越快,也更依賴空氣動力技術。我覺得賽道的配套措施也必須要跟上。」
雖然本賽季的最高速紀錄已經被重新定義了,但是值得注意的是,前三名的紀錄都是DUCATI所創下。然而速度排行榜上前十名都是他們,長期以來他們一直是場上最強大的動力來源,而holeshot device的導入也讓他們在直線上的速度表現更好。
編按: holeshot device是一種裝在前避震器上的裝置,可以鎖定避震器的壓縮幅度,讓車輛重心前移,避免前輪浮舉。

43-jack-miller_dsc4901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這項裝置是2019年在Borgo Panigale的工廠(DUCATI工廠所在地)被研發出來,並逐漸被除鈴木之外的其他製造商所採用,使他們能夠降低賽車後部的重心,從而限制了起步時的前輪浮舉。在過去的兩年中,DUCATI車手在比賽中,某些彎道的出彎和直道上也已經能夠使用它。在Marquez看來,這些機制的發展顯然是這項運動的前進方向,並且要在情況失控之前需要對其進行監管。
Marquez說:「現在,有了holeshot device,車手在直道上就可以將賽車後半的重心降低,也許將來他們也可以在賽車前面做到這一點。我支持車廠應用更新更好的科技來開發車子,但在這部分,車手也應該有發言權。我們真的需要holeshot device讓車子在賽道上達到這麼高的速度嗎?」
為了在這個問題找到平衡的觀點,Motorsport.com的編輯還去詢問了MotoGP的技術總監Danny Aldridge,holeshot device在規則裡是怎樣看待的。Danny Aldridge說:「我們正在密切關注狀況,但是很明顯,holeshot device在規定範圍之內的,它是由車手在沒有任何電子幫助的情況下所啟動的。」

43-jack-miller_gp_2829.gallery_full_top_fullscreen.jpg
這位英國技術人員認為,除非車廠對安全構成風險,否則設計出完善的法律機制來禁止它,對車廠將是不公平的。而這觀點正是Jerez站所關注的問題之所在。
Aldridge補充說:「出於安全原因或賽車製造商協會(MSMA)的提議,才是應該禁止空洞的唯一理由。」他還強調了這樣的討論與關於車身小翼的討論之間的區別。
「對車身小翼進行干預的主要原因是它們的輪廓,這在摔車中造成了危險。還有成本問題,因為杜卡迪在每場比賽中都採用了一種新的設計,這種設計是在風洞中驗證效果。這樣的成本太高,我們必須控制它。而holeshot device,由於沒有電子元件,成本也不會那麼高,所以我們目前不會去限制它。」

後記:93是因為摔車之後才開始關心速度安全問題,還是認為本田沒有像DUCATI那樣在直線有優勢,我們並不知道。但是回頭看看台灣的賽道,這周筆者也參與了開幕站的比賽,雖然比的是四輪,但緩衝區的規劃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…。但是在這島上,是不是因該安慰自己,有個像樣的賽場就應該慶幸了呢?

 

    衛斯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